迷离更加深了,痴柳寻愁记

Posted by

图片 1

欧不别一听这话,竟然立马脱离了痴迷状态,颇有些气急败坏地道:“独孤兄此言差矣!虽然若男她自幼身着男装,但是人人都知道她是女孩,只不过为了更有威信而不得不身着男装罢了。否则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怎能撑得起西门家诺大的家业?哎!也只有私底下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女孩家喜欢的胭脂水粉、珠宝首饰,她没有一样不爱的。你看她那副唇红齿白、环佩叮当的扮相,哪里像一个真正的男儿?”

本文连载·欢迎关注

“西门商行的展销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快点。”

说着,欧不别手指高台,意欲让柳无忧再看,可是台上却连个人影也没有了。

莎笠:痴柳寻愁记 | 连载·架空·古风·悬疑·复仇·情感


“对!最好早点去会场排队,不然恐怕挤进不去!”

欧不别神情低落地放下手,万分忧郁地狠了柳无忧一眼。

03 她要来云州


原来这老板娘自进屋以来,一直诚惶诚恐地站着回话,由于她体态丰盈,竟有些腿脚酸麻了。此时一听柳无忧让她坐下,顿觉如闻天音,立马一屁股坐在身后的椅子上,顺便为柳无忧添上热茶,又为自己斟了一杯,这才缓缓道:“要说此事,就不得不先说如今的天下首富——发家于江州州府秀水城的西门家族。”

柳无忧闻言,心里暗想:“这西门家族明明只是江州首富,何时竟变成了天下首富,我怎么不知道呢?”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只点头称是。

老板娘接着道:“十几年前,这西门家族凭空出现在秀水城中,一来便带着巨额财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渗入到江州的各行各业,一举而成为江州的商场巨无霸,搞得全国各地的商户皆人人自危,深怕他们趁势席卷全国。可奇怪的是,他们却就此龟缩不出,似乎只要在江州当一个土霸王就满足了。然而,自从西门家的独女西门若男全面接管家族生意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

柳无忧闻言,心里又是一惊:“据娘亲和包管家所说,这西门若男不是与我同年吗?不过也是一名十六岁的女娃娃而已,她是何时开始掌家的?”

柳无忧正欲发问,却听见那老板娘又道:“说起这西门若男,啧啧,真真是令人惊叹!本来这西门家族虽然自称是一个家族,但是族人却只有两个,一个是父亲西门劲嘉,一个是女儿西门若男。想当初西门家族横空出世的时候,那西门若男尚且年幼,有好事之人竭力探查,却始终无人能查出这一家子的来路。本以为那西门劲嘉一个单身男子带着女儿,又是巨富身份,必然会另娶妻妾以开枝散叶,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鳏夫一个。眼看着西门家的家业就要后继无人,他就给女儿起了‘若男’这么一个名字,不仅把娇滴滴的闺女当成男孩来培养,而且还有意让他继承西门家的家业。”

“嗯,此事我也听说过,的确是奇闻一桩。”柳无忧点头道,同时心里暗想:“这个说法倒是与娘亲的说法相符,且听她如何往下说。”

老板娘道:“这西门若男自从开始接掌家业以后,在商业方面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不仅把西门家在江州的所有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开始把触手伸向我们天启王国的其他州县。就在三年以前,由于西门若男想到了开连锁商店的构想,于是‘嘉乐连锁商店’便如同雨后春笋般陆续在王国的各个州县落地生根了。哎,幸亏咱们再来镇这样的小镇人家看不上,不然也必定难以幸免。”

柳无忧笑道:“尽管她没来镇上开店,但是镇里但凡有点家底的人家,想必也会到临近的‘嘉乐商店’去采买,倒是不影响她赚钱。”

老板娘呵呵一笑,道:“可不是嘛,你看我这套茶具,就是在嘉乐商店买的。”

柳无忧低头细看,不动声色地道:“这种茶具在嘉乐商店算得上高档吗?店里的存货多不多?”

老板娘道:“只能算是中档,高档的我们也用不起。至于存货,必然是不多的,因为很快就会被其他花样更新鲜的茶具所取代。”

柳无忧闻言,心里已震惊得有些麻木了:“方才就觉得她家这茶具做工精致、款式新颖,原以为是什么压箱底的宝贝,没想到却是商店里随处可见的大路货!想我柳无忧自幼锦衣玉食,家里人都说我们的吃穿用度是全王国最高档的,结果出门一看,竟然连茶具也比不上一般人家,这真是太奇怪了!娘亲和包管家为何要对我说谎呢?难道我柳无忧这样的身份,还有必要与别人攀比不成?”

柳无忧想着,脸上渐渐浮现出一股怒意。

那老板娘见状,急道:“这——着实是本店能拿出的最好茶具了!”

柳无忧见她误会,自己也无从解释,便道:“这位夫人,你休要扯这些有的没的,这与再来镇如今这么多来去匆匆的外地人有关系吗?”

“哦,瞧我这脑子!”老板娘伸出她肥嘟嘟的胖手,拍了拍自己圆乎乎的脑袋,道:“其实这事就与西门若男的第二大商业构想有关,这个构想就是在全国各地开展销会。她凭借西门家雄厚的财力,在天启王国各地乃至海外各国收购奇珍异宝,由于这些奇珍异宝虽然种类众多,但是每一个种类的数量都非常有限,所以她便想出一个办法——不定期地轮流在各州州府所在地举办展销会,以此来牟取暴利。这不,终于轮到我们云州了!三天后,展销会就在咱们云州州府化雨城的乐嘉总店会场举办
! “

柳无忧一愣,不等她说完便打断道:“就为了这个?不是吧?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亏你刚才还摆出那么大的阵仗,又是牵连又是欺负的,至于吗?”

“啊?”老板娘张大了嘴,道,“你真不知道啊?”

柳无忧道:“知道什么?”

老板娘无奈道:“唉!据说这西门若男长相极美,简直是明眸皓齿、肤若凝脂、眉目如画、娇艳如花、丽质天成、美若天仙……”说到这里,她也说不下去了,挥手道:“喂!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柳无忧拍开她的胖手,道:“我要有什么反应?”

老板娘懒懒道:“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男人,你难道不应该多少流露出一点向往之色吗?我刚刚所说的,可是咱们天启国如今的国民情人——西门若男啊!”

柳无忧略觉尴尬,讪讪道:“我又没见过她,哪里知道她到底美不美?”心里却暗想:“哼!本姑娘本身就是美女,有什么好向往的?就算她比我还美,又怎能美得过娘亲!”但是又深怕自己女扮男装的事情穿帮,于是便小声地加了一句:“再说我已经定亲了……”

谁知那老板娘根本没听清她后面那句谎话,自顾自地道:“这西门若男在咱们天启国芳名太盛,其所到之处据说是男女通吃——哦,不对,是不管男人女人都为她而疯狂——为了避免国人因她而发生踩踏事故,所以她的行踪向来都很隐秘。至今为止,她从来没有在任何公共场合公然出现过。”

柳无忧点头道:“这才是正理!”

老板娘抿了抿嘴,神秘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道:“据说,她这次要来云州哦,而且还要亲自主持化雨城的展销大会……”

闻言,柳无忧拍案而起,道:“什么!”

“嘘!小声点!”老板娘连忙竖起食指,道,“其实这只是小道消息,可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传出过类似的消息,所以很多听到的人都当真了。尤其是那些青年男子,既想此去能真正一睹西门若男的芳容,又不愿别人与自己共同分享,所以他们才一路噤若寒蝉,唯恐因多话而招来更多的情敌。”

“原来如此!”柳无忧恍然道,“我说这路上之人怎么都相互敌视呢,原来竟真是敌人啊!”

老板娘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嘛!这些人大都年轻气盛,而且自以为消息隐秘,若是猛然听到本店区区一个店小二都在谈论他以为隐秘的事情,难免会有人找茬啊!您不知道,最近咱们镇子上已经发生了好几起类似的斗殴事件了。呵呵,我也是瞧着独孤公子您温文尔雅,不似那等莽撞之人,这才斗胆将公子请到此间,为您细说原委。”

柳无忧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那老板娘,直看得她坐立不安,才道:“哼!温文尔雅?我看是面目狰狞吧?不然你们会那么怕我?”

老板娘哆哆嗦嗦地站起身来,道:“刚开始是有那么一点点怕,不过一番交谈之后,我发现您还是很温和的……”

“行了,别拍马屁了!”柳无忧打断道,“化雨城既然这么热闹,我当然也要去见识一番。只是现在天色已晚,你家那两间上房就给我一间好了,我预备明早再走。”

老板娘面色一苦,喃喃道:“上房的话,这个房钱可不低啊……”

柳无忧又一次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你当我不知道啊?你家那所谓的上房,平时是什么价,现在又是什么价?你差不多涨个三五倍也就得了,竟然涨二十多倍!你看,你已经这么胖了,就不拍撑得慌吗!”

老板娘干笑道:“呵呵,只要不是血本无归就好。”


“是啊,要是挤不进去,就看不到西门若男了。”

柳无忧讪讪道:“她就说了一句:‘我宣布,化雨城嘉乐展销大会现在开始!’——然后就施施然地走了。”

莎笠:痴柳寻愁记 | 连载·架空·古风·悬疑·复仇·情感

“话虽这么说,西门若男真的会来吗?”

欧不别道:“罢了,反正还能在稍后的拍卖会见上一面。”

“我听说,西门若男昨天就到化雨城了。”

所谓拍卖会,其实是西门若男借着展销会而搞出来的另一个敛财手段。因为展销会上的商品一般都比嘉乐联锁商店的更加珍贵,所以,尽管所有商品都有明码标价,却经常出现同一件商品有几个买家的现象。

“是啊,好像有人看到她的专属马车驶进了化雨城的西门别院。”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西门商会把展销会上的商品分成了三类:

……

第一类商品属于中档,完全按照标价成交,釆用的方式是先到先得,只要下了订单,别人就没有权利争夺了。

柳无忧独自行走在化雨城的街道上,耳边不时传来人们的高谈阔论,谈论的内容基本都大同小异。

第二类商品属于高档,上面的标价代表底价,想买这个商品的人就往这个商品所在的陈列柜中投票,票据上标明自己的身份以及不低于底价的出价,两个时辰后竞价结束,价高者得。

看到这种情况,柳无忧不禁哑然失笑:“在再来镇上,来往的人群对此事皆三缄其口,搞得神秘兮兮的。没想到到了化雨城,人们反而高谈阔论、争相传告,这也是奇了!我倒要看看这西门若男到底是何许人也!”

第三类商品属于稀世珍品,一般在展销大厅仅展示图片和商品说明,有意购买的顾客需要缴纳价值10万两白银的银票或同等价值的贵重物品作为押金才有资格进入展示厅查看实物,实物都锁在透明水晶制作的陈列柜里,只能看不能摸。要想真正拿到手,除非在稍后的拍卖会上拔得头筹。凡是缴纳了押金的客人都会获得一个身份牌,上面记录着姓名及抵押物品等信息。一个身份牌可以带两个人参加拍卖会,不参加拍卖会或者在拍卖会上一无所获的客人可全额退还押金,但是参加拍卖会的客人至少要出价一次,否则不退押金。

可惜,柳无忧甚至没走到化雨城嘉乐总店广场,就生生被吓得停住了脚步。

欧不别口中的拍卖会就是指第三类商品——稀世珍品的拍卖会,据说这一次拍卖会由西门若男亲自主持。

原因是,在嘉乐广场等待展销会正式开幕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简直是人山人海。要不是西门家派出了不少护卫在现场维持秩序,不知得发生多少踩踏事故……

柳无忧告别了欧不别,独自向展销会会场走去。

面对这喧闹拥挤的人群,柳无忧早已头皮发麻,自然不愿去自讨苦吃,于是便寻了一个僻静之处,跃上了一棵视野开阔的大树。

其实按照柳无忧清冷的性格,原本不太想去凑这个热闹,可是她看着眼前这幅人声鼎沸的场景,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

她仗着自己轻功卓绝,自以为已经跃得够高了,便一屁股坐在树干上,沾沾自喜地看着远处的人群暗暗发笑谁知她尚未笑完,肩头便被人拍了一掌,吓得她一个激灵,满身戒备地回过头来,却见欧不别正神色怪异地看着她。

自从昨晚来到化雨城以后,她便打听到,这种展销会已经是第三次在化雨城举办了。尽管前两次因为西门若男没有亲自到场而不如这一次盛况空前,但是也照样热闹非凡。尤其是第一次,因为从云州各地涌进化雨城参加展销会的人数太多,导致化雨城交通瘫痪、客栈爆满,就连好些在自己家乡雄霸一方的土财主,也不得不因为找不到住处而宿在自家的马车里面……

“唉!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柳无忧暗叹一声,拱手正欲和欧不别打招呼,却见他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又神神秘秘地指了指脚下。

可是,这样一个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盛会,柳无忧竟然从来没有听说过。

柳无忧凝目望去,只见枝叶掩映之下,竟然有好多人正跟他们站在同一棵树上,只是位置稍低一些。柳无忧故作沉稳地看了看欧不别,过了片刻,见那欧不别好像没有注意她,便斜着眼睛往上瞅,心想:“上面不会还有人吧?”

不仅娘亲和包管家从未提过,就连邻里乡亲也从未在闲谈中提过。

欧不别低声闷笑道:“别看了,上面没人!”

对此,柳无忧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柳无忧道:“你怎么知道?”

但是,眼看拍卖会近在眼前,她只好勉强压制着这种感觉,安慰自己道:“既然已经来了,不如逛一下展销会再走。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至少也要给娘亲带两样礼物。当然,也不能少了弟弟妹妹们的……”

欧不别道:“我之前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凡是比我们高的都被我赶下去了,现在我们俩是最高的。”

柳无忧面露狐疑道:“你凭什么把人家赶下去?”

欧不别笑道:“我们欧家好歹也是雾州的大家族。”

柳无忧讽刺道:“难道我们云州就没有大家族?”

欧不别面色一僵,继而又笑道:“云州的大家族在别的树上,今天这棵树是我们雾州的地盘。”

闻言,柳无忧举目四望,发现周边的大树上尽皆影影绰绰,这才信了。

柳无忧道:“如此说来,我来到这里却是唐突了。莫非我只能去找云州的大树?”

欧不别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

柳无忧正欲道谢,却见欧不别忽然变了脸色——原本云淡风轻的小伙子,正一脸痴迷地注目凝望。柳无忧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只见一个风华正茂的美少年被众多护卫簇拥着,缓缓走向高台。柳无忧见那少年容貌俊美,举止优雅,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红着脸暗道:“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然后又想起没看见西门若男,于是又四处张望。

可是,高台之上巳然只有美少年一人,而高台之下,却尽是一片寂静。

柳无忧无奈地拍了拍兀自沉迷的欧不别,道:“怎么这么安静?西门若男来了吗?”

欧不别头也不回地道:“台上那个可不就是了嘛!”

柳无忧疑惑道:“台上那个明明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怎会是西门若男?莫非西门若男竟是一个男子?”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