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此夜星繁河正白,我的梦里是星空

Posted by

If the stars should appear one night in a thousand years, how would
men believe and adore, and preserve for many generations the
remembrance of the City of God.

                                                                     
                        ―Ralph Waldo Emerson

图片 1

图片 2

这辈子最灿烂的星空是在美国大峡谷的露营时所见。记得当时我们从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驱车数百里抵达露营地的时候天色已渐黑,搭起帐篷,生火吃饭。酒足饭饱后围着篝火谈笑,偶然抬头一望便惊呆了,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星空:如同梵高的《星夜》一般,所有的星都变大变亮,成千上万地密布在头顶不远,似乎触手可及。这让初见此景的我在震撼中更夹杂着畏惧,不敢多望。
在城市中长大的我们已经淡忘了星空真正的模样,再难体会古人对星空的敬畏之情。最佳的星空观测都是在海拔高,空气可见度好的地方,如果有幸去青藏高原或者南极洲,一定要晚上出来数数星星。

图片 3

青海,冷湖地区,银河拱门。邓李才/手机拍摄

小时候喜欢和天文有关的一切事情。每次去北京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天文馆看球幕星空电影。后来父亲从北京给我带来了一架我梦寐以求的天文望远镜,虽然只是一架入门的小折射镜,却为一个儿童打开一个神奇的世界。随后有幸看到了许多天象:木星的四大卫星每隔几天就转到不同的位置;仙女座星云两百万年前的发出的光线最终进入镜筒被我看到;昴星团七星背后其实有千百颗星;其时更是有幸看到一彗星——海尔波普,每天拖着美丽的长尾在西天傍晚出现。那时外公在我家住,我们晚上一起散步去看。现在老人早已故去,却不知此生是否还能再见海尔波普。

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广马”,有没有人听说过“梅马”?这是一种不用靠双腿而主要靠眼睛来“跑”的马拉松,人称“梅西耶天体马拉松”。时近春分,正是开展“梅马”的好时节,只需要准备好双筒望远镜,就有机会用眼睛“跑”一场星空马拉松,领略宇宙深邃的美。

星空,本是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得见的美丽。只是现代化的进程把这份上苍的厚赠给淹没在了繁华的霓虹中。

最美好的体验是在一个周末的凌晨,那时大约是初秋,为了观测猎户座的梅西耶天体,我在三四点从床上起来到阳台上开始观测。
我已经不记得那天有没有找到星云,只记得我沉浸在一群一群的星星中间。我随意地滑动着镜筒,在星群里面漫步,它们或明或暗,组成各种意象,令人目不暇接。我就像是突然进入了一个充满珍宝的世界,心神俱醉。那个初秋的凌晨,四周一片寂静,呼吸着夜的寒意,心中升起一种宇宙亘古苍凉之感,深深进入忘我之境。那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体验之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叶卡斯 图/韦国

这些灿烂的地方,星空已尽失其色。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星空之壮美只是停留在书本的描述和想象中。逐渐地,大家都因忙碌而不再抬头……

人在望向星空时,总是升起一种思乡的愁绪。难道星空深处才是我们本来的家园么?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中,最使我感动的便是一首《星空》,一颗颗星先后亮起,终而织成一片辉煌,闪耀在浩渺无垠的宇宙里。我想我完全地听懂了这美丽神奇且充满迷思的旋律,这就是我梦中真正的星空。

要了解“梅西耶天体马拉松”,先要知道什么是“梅西耶天体”。18世纪法国天文学家梅西耶是个彗星搜索者,为了把天上形似彗星而不是彗星的天体记下,以方便寻找真正的彗星时不会被这些天体混淆,他编写了一个《星云星团表》,这里边的天体就是“梅西耶天体”,也就是天文爱好者常说的“M天体”。

但星空就在那里,她的美丽是永恒的。

在外地上学后,很难再找到时间去认真地观星了,但是美好的体验一直留在心里。时隔多年,已为人父。为了重温旧梦,我又买了一架大口径反射望远镜,已是一人能搬动的极限了。尽管大部分时间它只能摆在那里,但是就像一个可靠的老友在一旁相伴,彼此无言却心意相通。

然而,梅西耶发现彗星的成绩没太得到后世的认同,反而是这份星表以他的名字流传了下来。这些“梅西耶天体”的数量经后人增补后,达到了110个。由于各自方位不同,110个“梅西耶天体”每年只在春天的一段时间里,能于一夜之间全部出现。在一夜时间里尽可能地把它们搜寻出来,这就是“梅西耶天体马拉松”。

从这些明亮而繁华的地方去感受宇宙的美,是有距离需要跨越的。那么,向往观星的你可能需要了解一下这篇指南。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还有几个心愿未了,一是看遍所有梅西耶天体,这些宇宙留给我们的秘密啊;二是去一次南半球,看看上帝的光辉–南十字座。愿以后能让女儿也爱上观星,和她一起实现这些心愿,让我们对星空的幻想一代代流传。

梅西耶天体马拉松是由一群北美洲的业余天文学家在20世纪70年代首创的。开展“梅西耶天体马拉松”最适合的时间是3月下半月至4月初,也就是春分前后。观测地点则以北纬20°到30°之间为佳。广州正好处在这个条状地带之中。

现代城市都经过了亮化,所以观星的第一步,是你需要知道去哪儿可以躲开光害。换句话说,要看星空,就要避开灯光密集的地方。

不过,由于春季是广州天气比较糟糕的季节,阴雨天比晴朗天多,因此在爱好者圈子里,真正在本地开展“梅西耶天体马拉松”的并不多。记者认识的一位“目视派”天文爱好者,平时观测以通过望远镜目视为主,曾在一个晚上分两段挑战“梅马”,最后成功找到70多个。

如果你对星空感兴趣,不妨登录这个网址:

其实,“梅西耶天体”对普通市民也具有非凡的吸引力。这些天体有的是色彩绚烂的星云,有的是像银河系一样神秘磅礴的星系,有的是聚集了大量恒星的星团……记者曾多次在夜空搜寻过梅西耶天体,这些美丽的“天外来客”有的相对易于辨认,举起望远镜就能找到;有的则比较黯淡,观测难度系数颇高;有的很善于“伪装”,如位于猎户座中猎户的佩剑位置的M42,虽肉眼可见,但看上去只是一个亮点,很多人以为那是一颗星星。

实际上,在距离大城市100公里范围内,基本上都可以找到类似暗夜地图中绿色或者接近蓝色的地方来欣赏星空。而暗夜星空的质量取决于当地的气象条件和地形,这也基本决定了你星空之旅的观感。这些地方用小型的业余天文望远镜来观察包括月亮、火星、木星和土星等太阳系天体,都非常合适,用小望远镜拍摄美丽的梅西耶系列星云,效果也很理想。

另一个不需要借助望远镜就能观测到的目标是M45昴星团。昴星团是位于金牛座的一个明亮的疏散星团,从地球上看的大小相当于4个月亮的宽度。昴星团是个很特别的目标,视力好的朋友,直接目视该星团就能看到六七颗星。通常情况下能看到6颗,视力特别好的朋友能看到7颗。因此昴星团也能用来检验视力好坏,可谓一个天然的“视力表”。也因为肉眼可见7亮星,昴星团在我国古代被称为“七姊妹”
星团。

可惜的是,在这些地方,银河会比较模糊——即使些许的光害,也会给银河蒙上一层面纱,就如同看近在咫尺的维吾尔族姑娘。

如果要顺利“跑”完 平均每5分钟找到一个目标

银河是最为壮观的星空景象,而且最好的观测工具就是你的眼睛!如果不去暗夜质量上乘的地方,你只能想象银河美丽的容颜。

天文爱好者告诉记者,普通市民想观测梅西耶天体,最好先了解这些天体在星座中的位置,根据“M天体”和星座内亮星的几何方位关系将望远镜指向目标附近天区。对一些观测难度较大的天体,可能要利用更暗的星点作为参照物。

暗夜地图用卫星和遥感数据得到的夜间照明的情况,已经大致告诉你可以一睹银河芳容的秘境所在:从内蒙古到新疆的北部各省区以及青藏高原。这些地方还具备观测星空的另外一个必要条件:晴朗少云。一般而言,这类地方在无月(农历每个月的初一前后一周)的晴夜都可以看见银河。

真要在一夜之间把梅西耶天体“一网打尽”,这样的观测除了需要带上望远镜、食物、御寒衣物外,还需要一份依观测顺序排列好的梅西耶天体位置表,以及标示好目标位置的星图。由于梅西耶天体不是均匀分布的,如果要顺利“跑”完,理论上平均每5分钟就要找到一个目标。

越暗越晴的地方看到的星空就越美。最美的银河在夏天。夏天入夜后,如果没有月亮,银河悬挂天际,美轮美奂,令人沉醉!

要挑战“梅西耶天体马拉松”,资深天文爱好者韦国建议说,传统的“梅马”要求观测者手动寻找目标。因此建议使用大口径双筒望远镜搭配经纬支架。这样的望远镜视野大且明亮,操作起来也方便。

当然,如果你的好奇心并不满足肉眼看到的银河,还想知道这深邃夜空里的秘密,那就架上一台望远镜来一探究竟!望远镜有更强的聚光能力,可以观测到深空中非常多曼妙美丽的天体。

对于观测地点,“梅马”的要求也比较“苛刻”。韦国说,由于是要求在一晚完成全部110个梅西耶天体的观测,因此观测点需要有足够开阔的视野。春分当日天黑后M31的地平高度仅有大约17°;而天亮前M30的地平高度仅仅13°左右。如果在春分前后一段时间观测的话,则要求观测点四周的视野无遮挡,即基本可以看到地平线。另外,开展“梅马”一定要选择晴朗通透的夜晚,否则高度较低的天体肯定观测不到。

一般而言,这需要有强烈的兴趣和相当的背景知识。比如,北京郊区有许多观星爱好者的基地,甚至装备了小型的业余级天文望远镜,方便周末或假期到访的爱好者。但这种尝试不太适合普通大众,如果有意向,不妨从天文科普杂志阅读起步。

到了可以看星空的地方,而且还赶上了晴朗的夜晚,如果你想记录下看到的美景,还是要准备一下的。喜欢分享照片的现代人,还有什么比秀星空美图更上档次的呢?

比较豪的方式是一台单反相机加一个合适的镜头。也有比较方便经济的方式,比如我个人就是使用一部手机。但无论怎样选择,三脚架是基本工具,因为需要进行长时间的曝光。

地球的自转不仅带来了24小时昼夜的交替,也使得夜空因斗转星移而变成动态的了。星星在长曝光的图像上画出了美丽的圆弧,这就是所谓的星轨。如果你把整夜的星星运动都记录下来,全天的行星都围绕北天极在画圈!因为是全夜的图像拼接,我们甚至还可以“看”到不时划过天空的流星!

在内蒙古、新疆、青藏高原等地区,摄影爱好者拍出了许多摄人心魄的星空美图,题材多数是壮丽的银河拱门和深空天体,而且通常配以奇特的地面场景。

毋庸置疑,高品质的星空摄影,即便是太阳系天体,只能在观测条件上乘的地方才能看好、拍精。难怪爱好者们都喜欢到有天文台的地方去,因为他们都认为那是离宇宙最近的地方。而无与伦比的暗夜星空质量,则是窥探宇宙的一个极佳窗口。

忍不住还要多说两句。对观测天文学而言,无光害和射电宁静是基本的条件。然而,因为城市的亮化,我们国家现有的光学天文台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而个人无线设备的大量使用也严重制约了我国射电天文台址的科学能力。

科学家们为了探索宇宙的奥秘,已经投入了巨大的精力进行优良天文站址的普查和若干具体地点的详查。而建设一个天文台址需要投入大量的经费,也需要科学家的长期坚守。

我们希望大众理解观测天文学,常去看看星空就能非常理解暗夜的重要性。只有保持环境的自然状态,减少人工光源的影响,人类的星空才是纯洁的。

“此夜星繁河正白”。是不是很想去看看星空?那还等什么!走起!

(作者:邓李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